【ES/Leo司】偷心

*(套路很深的)红心皇后 Leo  x  (天真烂漫的)爱丽丝司

*架空设定

*ooc

*写完后觉得自己有病x

*本意是想写童话paro,结果跑偏了

 

 

 

 

 

每过一百年,就会有一位“红心皇后”上位,新的皇后将代替上一位皇后完成统治扑克世界的“邪恶计划”,与之对应的,会有一位少女被选中,成为能与红心皇后抗衡的“爱丽丝”。

“听说这一届的皇后是个男人!?”

“厉害了我的哥。”

“好像这一届爱丽丝也是男人?”

没错,圣女小杏在群众惊讶的目光下登上了圣坛,宣读了神的旨书。

“扑克历4030年,勇敢而又坚强的少···年——朱樱司,被赋予‘爱丽丝’的称号。你将要突破重重困难,与红心皇后展开战斗。你愿意接受这份光荣又艰巨的任务吗?”

“我···我愿意!”

噢,朱樱司将要踏上征程了。

 

 

小杏将短刀和代表爱丽丝身份的心形坠子郑重的交给了朱樱司。

“辛苦了,司。”

“没关系的姐姐大人,这是我的荣幸。”

朱樱司从此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男性爱丽丝。

 

 

“···你是否愿意成为伟大的红心皇后?”

“我、我不愿意。”

这就尴尬了。被选中的人竟不愿意成为皇后。

月永Luka躲在月永Leo的身后,探出脑袋从殿堂的最高处小心翼翼的俯瞰着红心国的百姓,当看见人民们狂热而又真挚的眼神时,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能继承红心皇后之位的人,对血统有严格的要求,因为前几代贵族之间的战争,拥有红心皇后血统的人,只剩月永兄妹俩了。

按照惯例,成为皇后的人,都为女性,自然而然的,就让月永Luka来做这红心国至高无上的皇后。

可现在月永Luka不愿意···

目光就全落在了月永Leo身上。

“呃——”月永Leo出于妹控的本能,把自己的妹妹更加严实地护在了身后。

就成为国家首领这件事来讲,月永Leo无疑要比自己的妹妹更加合适。他有着强硬的手腕和毒辣的心肠,平时却一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样子,作曲和妹妹几乎是他的全部。

“好吧,我来做这‘皇后’。有血统不就好了吗。”

 

 

月永Luka看着哥哥手中握着的代表最高权力的权杖时,怯怯地拉了拉哥哥的衣角。

“没关系的哦!”

月永Leo从此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男性皇后。

 

 

朱樱司带着一些钱,还有短刀和挂坠,只身在森林里快速前行着。

爱丽丝需要单独行动。

对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朱樱小少爷来说,一天之内要赶到红心国不算难事。大概还是太掉以轻心了,堂堂朱樱少爷,一个能斗过无数英雄豪杰的英勇少年,竟被一个蛇妖给困住了。

“超——烦人!”蛇妖以极不耐烦又令人厌恶的语气冲朱樱司叫道:“喂,你这是要去红心国?”

“是的。”朱樱司十分有礼貌,即使是面对妖怪。

“你不怕我?”蛇妖倒是对朱樱司有些兴趣。作为妖怪里最强悍的存在,竟然有人类不怕他,甚至说,不认识他。“你是?”

“我是‘爱丽丝’。”朱樱司直言不讳。

胆子这么大?可以的啊,这年头爱丽丝都能是毛头小子了。真是时代在进步啊。

蛇妖的内心感到十分无奈,甚至还想打一套濑名拳。

无奈归无奈,蛇妖也没有要恶意阻拦朱樱司的意思——至少是在得知他是“爱丽丝”之后。

“小家伙,别随便告诉别人你是爱丽丝。”

“还有,东西记得收好,红心皇后可是会偷心的。”

蛇妖看了一眼朱樱司腰间的坠子,眼神意味深长。

说的是这个坠子吗?朱樱司天真的想。

 

 

爱丽丝要想打倒红心皇后很不容易。

 

 

他在路上遇见了他。

朱樱司有预感,他还将与那双绿眸相对。

月永leo有预感,当他再与那双紫眸对上时,会有大事发生。

“呜啾——!你好啊!”是个自来熟——这是朱樱司对月永leo的第一印象。

“你好。”朱樱司站直了身子,再鞠了一躬。他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年长的少年不简单,最起码从他腰间的佩剑就可以看出——不是所有人都带有佩剑,也不是所以人的佩剑上都镶有大宝石,还是手里剑形状的那种。

“去红心国吗?我可以带你去哦!”月永leo热情邀请。

“不需要您麻烦,谢谢。”朱樱司无情拒绝。

“那路上小心啦!”月永leo并没有显得失望,只是向朱樱司挥了挥手。

待到朱樱司行远后,月永leo一如既往的自言自语道:“真是奇妙的相遇呢···有趣的爱丽丝···啊,灵感来了!”

接着也朝着红心国的方向行去。

 

 

这个是···皇后?朱樱司在看到眼前的小女孩时,没有一丝杀意。

等等,皇后不是个男人吗?难道是个伪娘?

嘶——朱樱司深吸一口气。

反派套路怎么这么深?

朱樱司的确是被套路了,或者说,想套路他的人并没有想到他这么好套路。

没有人告诉他luka是皇后,却还能自己脑补,这个爱丽丝还真是呆萌得可以。

月永leo靠在大堂的门后轻笑着。

 

 

当朱樱司把短刀抵在月永leo脖子上时,月永leo竟然笑了。

这是朱樱司来到红心国的第三年了,他想尽各种办法接近皇后。当他以“骑士团团长”的身份正式见到皇后时才反应过来——哦,是自己认错了啊。

令他惊讶的是,在这三年里,月永leo一直在他周围,以朋友的身份。

朱樱司明白,爱丽丝在接近红心皇后,红心皇后也在接近爱丽丝。

终于有机会可以杀掉他了。朱樱司为此藏了三年,虽然三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有和月永leo呆在一起,只是他没有察觉。尽管和月永leo关系很好,但还是将刀抵在了leo的脖子上。

月永leo笑得很温柔,但在朱樱司看来却很讽刺。

“呐,我说,suo啊···”月永leo趁着朱樱司恍神的一小阵功夫,抓住了他的手。“你还真是个笨蛋呢!”月永leo没有夺过朱樱司手上的刀,因为他有自信,朱樱司是不会真的动手的。他把脸向朱樱司凑近了些,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朱樱司,朱樱司也不甘示弱的盯着leo。

紫色的眸子又一次对上了绿色的眸子。

被刀相逼却满怀笑意。

以刀相逼却全无杀意。

“我花了三年时间让suo有这样做的机会,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一下呢?”leo打趣道。“什么啊···”朱樱司拍开了月永leo的手,把刀抵得更近了一些。

“suo不会杀了我的。”月永leo眉毛轻挑,索性把被拍开的手搭在了朱樱司的腰间。

“你怎么知道?”

“没人告诉过你你吗?红心皇后是会偷心的。”

偷心?朱樱司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就失了神,短刀从手中滑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我恐怕是最没用的‘爱丽丝’了吧。”朱樱司被月永leo拥入怀中,小声的呢喃着,又反手抱住月永leo。

“我恐怕是最没用的‘红心皇后’了吧。”月永leo轻声回应道。

爱丽丝被红心皇后偷走了心,红心皇后却为爱丽丝死心塌地。

 

END.


评论(8)

热度(204)

©合瑾木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