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瑾木条

☆我是合瑾
→fgo 过激咕哒男推
→漫威 蜘蛛侠女孩 EC
→DBH Connor吹 720000
→刀男 新选组推 鹤被推
→aph usk 红色组
→es 过激北p tsp 毛栗妈
☆Tom Holland.
☆流水账型写手,没事刻刻橡皮章
☆微博@Hidaka合瑾

虚假婚姻

CP:梅林罗曼

Attention:

非常不史密斯夫妇的 史密斯夫妇AU,就当是一个有点皮的婚姻喜剧吧,ooc非常严重,主要是自己开心就好,讲真皮这一下真的开心。Bug多以及我流雷文。



「这是一场双方都沉迷其中的虚假婚姻。」

罗曼飞快地套上大衣,回头再去盖上那台不属于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又慌乱地去床头柜翻找车钥匙。原本想顺走那把被恶趣味的贴上魔法棒贴纸的白色车钥匙,但又想到一个从事着长时间头脑高速运转的工作的人,很有可能会在车钥匙上留下追踪器。现在由不得罗曼犹豫,他立即放下白色的车钥匙,把自己的车钥匙放进大衣衣兜,打开房间门朝大门冲出去。

“罗马尼!”才打开车门,就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

看来得赶紧了。罗曼窜上车,安全带都还没来得及系,就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那个白色身影刚刚才从自家院子里跑出,就立刻消失在了后视镜里。

谢天谢地梅林没有追来!罗曼在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沿着大路走了一阵子,罗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正像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好吧,用猫来比喻一个一米八高的大男人有点不合适,但罗曼记得梅林总爱用这个比喻。

梅林啊……该死的梅林!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无家可归?

就在罗曼要在心里展开一场针对梅林的批斗大会时,他又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先找一个停脚的地方才对,出门的时候太阳已经要下山了。

快要晚上八点了,达芬奇迎来了一位常客。

“大晚上的跑过来,有人会误会的。”听了友人滔滔不绝地抱怨了一大阵子他的爱人梅林,最后达芬奇也只是气定神闲喝着茶,抛出一句无关紧要的话,等待着友人的回应。

“我跟他已经没有误会可言了,”罗曼情绪激动,“这个人渣居然骗我!他告诉我他是设计师,是啊,那种设计着从哪里下手能让人死得更快的设计师!”

“但是你信了八年,还跟他结婚,”达芬奇笑着,“你不也是杀手吗,你居然没看出来?”

“那是因为我以为他只是个单纯的设计师!不然我怎么会和他结婚?”

“梅林也应该有点失望吧,他也以为你是个医生。”

“我说……你到底是那边的?”在友人这里得不到安慰的罗曼自暴自弃地窝在达芬奇的沙发里,盘算着今后该怎么办。

“当然是你这边啊,我亲爱的罗曼。”达芬奇拍了拍罗曼的肩,起身打算去拿床被子。“明天有任务,你就睡我这里吧。”

“装备呢?”

“你有的家伙我能没有吗?”达芬奇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要是睡不着就来和我谈谈心。”

刚刚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的人,怎么可能有闲心睡觉,罗曼换了舒服的姿势,向达芬奇示意自己选择第二项。达芬奇无奈的抱来两床被子,说着“那就只好舍命陪君子啦。”和罗曼一样慵懒地窝进被子里。

罗曼讲到梅林时,就和梅林讲故事一样。达芬奇知道罗曼感情细腻,但没想到会细腻如此——梅林喜欢在早晨起床后揉他脑袋,虽然罗曼在提到时会露出嫌弃的表情,但眼中的笑意却遮不住;梅林在早饭后会喝一杯黑咖啡、而在睡前会喝焦糖玛奇朵,罗曼喜欢甜食,但在这一点上他做出了妥协,勉强就在早晨喝了黑咖啡,而梅林也做出了妥协,在晚上将黑咖啡换作了焦糖玛奇朵……

“啊你们的故事我可没兴趣……我是说,你打算离婚吗?”达芬奇果断的结束了罗曼甜蜜又绵长的回忆,直插重点。

“当然,不过离不离都一样,当我看到他接工作的邮件和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手枪的时候就预感到了,”罗曼颓废地揉了一把头发,“不是他的热兵器打爆我的脑袋,就是我的冷兵器戳穿他的心脏。”

“别这么消极我的朋友,我看得出来你很爱他。”

“一点也不!当我知道他是个杀手的时候就不爱他了!我竟然和一个成天以杀人为工作的人维持这种虚伪又危险的婚姻关系!”

“他这不是为了养你嘛,往好处想。”

“我不需要他养,我一个医生的收入养活自己绰绰有余……别说得我像个软蛋一样,我不需要他养!”

达芬奇可没想到罗曼也是这种口是心非的性情“好吧,那明天任务完了我就陪你去搞一张离婚申请,去面对面地质问梅林?”

在一小阵子沉默后,罗曼才开口:“再说吧。”

这可把达芬奇逗笑了,但也只是闷在心里。她可真没想到罗曼也是这种口是心非的性情。

“我说你啊,还是赶紧睡吧,我怕你明天睡倒在控制室。”

罗曼没有吭声,又换了个姿势躺着,还把被子打得响,磨叽了半天,才抛出一个“好”。

达芬奇抱着被子回房间,顺便还在心里暗暗嘲笑一下这个大惊小怪的纤细小伙。

在打开房门时,听到罗曼冷不丁的说:“好吧我承认,我爱他……不想离婚……”

罗曼收到了来自达芬奇的通讯。

“我把这边的画面切给你,我这部分的作战指挥也暂时交给你,我去支援立香和玛修。”达芬奇的声音有写急促。

“那边发生了什么?”

“立香和玛修在对方的暗杀者行列中遇见了熟人,被缠住了。”

“那可真是太不幸了。”

达芬奇听了罗曼这由衷的感叹,只是悠悠的说了句“你可没资格说他们。”

罗曼被这句话戳中了,尴尬地笑了两下,道:“那让我去支援吧,正好心情不太好,发泄一下。”

“也行,我把对方的信息位置发给你,现在就出发。”

根据达芬奇的指挥,他要先去拦住从东大楼袭击来的杀手——“他很强,所罗门。”达芬奇这样告诉罗曼,不,进入战斗任务状态的他不再是战略指挥师罗马尼·阿基曼,而是杀手所罗门。

“他被称作‘魔术师’,应该是他的代号,他凭他个人的力量解决了东大楼那边的大部分戒备力量,你先去解决掉他,结束之后去找立香。我让加拉哈德去帮玛修了,你们的集合位置依情况定。”

“了解。”

所罗门赶到东大门,见到了接应他的人,代号为“王”的同僚吉尔伽美什。讲真所罗门不是很懂一个远程攻击和战术支援都评定为s级的人为什么要来搞近战。结果被同僚怼了:“战略指挥师来当杀手那你也很棒棒哦?”

所罗门没有回应,只是把通讯器甩给吉尔伽美什,朝他指的方向飞奔而去。

战战兢兢地跑了一阵子,却没有见到敌人的影子,所罗门不禁怀疑吉尔伽美什是不是侦查错了方向。“没有错,王的确在这一区域看到了魔术师,还差点和他正面交手。”达芬奇立刻指出,“就算单体移动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这点时间内离开这里,你注意一点。”

这人怎么和梅林一样麻烦,逮着了就一定往死里打。

虽然作为任务中的杀手不该三心二意,但所罗门就是想到了梅林。

该死的梅林!

结果不过一分钟,他就懂得了公司里一位常和吉尔伽美什一起加班的前辈的一句话:“说曹操,曹操到。”

就算是杀人,也要带上那个奇怪的耳饰吗,梅林?

在这种还闻得到血腥味的幽暗甬道,和自己的爱人执枪对峙,这还是第一次……该死的梅林!

“所罗门,怎么了?”达芬奇发现所罗门的位置突然不动了,立刻反应过来,出问题了。

“抱歉啊……我也碰上熟人了。”

“世界真小啊,要支援吗?”

“不需要,我拖住他,你重新叫人去……呃,叫人去支援立香。”

“你那边发生了什么,先告诉我。”达芬奇察觉到了所罗门微妙的停顿,担心油然而生。

“梅林把枪放下了。”

达芬奇顿时感到这两人应该是打不起来了,叹了口气:“真是够折腾的,你们慢慢聊,但最好和我保持联系。”还没等他回应,达芬奇就闲置了这边的通讯接口。

我现在是不是该感叹一下“缘,妙不可言”?

“罗马尼,过来吧。”梅林一如既往的用轻飘飘的声音冲所罗门说话。

所罗门端起枪,双眼微眯,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靠近梅林,“你这样不就把我的身份暴露了吗?”

“我已经把通讯器关掉了。”

“枪呢?”

“收起来了,我认为和爱人对话不应该拿枪相对,至少我不会拿枪对着你。”

梅林还是和以前一样会讲话,他这样说无疑是想让自己放下手枪。所罗门也不想用枪指着梅林,更不会对他开枪,但就这样按照他的意思束手就擒未免也显得太无助。

所罗门在向前走动,梅林也在向他靠近。短短的距离两人竟走了很久,终于,在漆黑的甬道里能看的清对方的面孔了。

“罗马尼,先听我说,”梅林还是抢先开口了,“我爱你。”

该死的梅林!所罗门不知道这是知道梅林真实身份后第几次这样想了,总有一些能让他发不起脾气的话从梅林的嘴里巧妙的冒出。

“我也爱你,梅林,”所罗门还是保持着警惕,“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能相信你,我想,你也没有必要相信我。”

“别搞得这么严肃,我们还有的聊。”

只有在甬道拐角处才有灯,这一路上的照明工具都被眼前的家伙用枪打爆了。四周算不上是黑漆漆的,但要准确看清前路却还是很难。通过微弱的光能看清梅林的脸,他靓白色的头发在一点零星光线下微微的亮了一点。在平常夜里,关了灯在被窝里夜聊的时候也是这幅光景,他的微笑,他的长发。

“如果说是前天的这个时候,我们还有的聊,但很明显现在不是了。”

“别这样,罗马尼,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不该骗你说我只是个单纯的设计师,我想我应该把这些给你解释清楚。”

“不,我也有错,我也瞒了你,我也该跟你讲清楚。”所罗门高举着枪不放,“但我们都有任务在身。”

梅林这下是没辙了,前两天还和自己在床上抱着睡觉的人现在非要拿枪抵着自己,还得拼个你死我活。按照梅林的风格现在早就该两三枪往对方脑袋上使了,可是操蛋的是,梅林是真的爱这个人。

“给你两个选择吧……”梅林说,“一,跟我回家去床上解释。二,往我脑袋上来一枪。”

达芬奇看着罗曼急匆匆收拾东西的样子,还以为他要赶着移民对逃难者,便上前去侃了他两句,结果得来了有趣的回复。

“对了,移民这事我也要给梅林那个人渣讲清楚!”

达芬奇挥手送别,还嘱咐罗曼回家以后要小心点,各种意义上的,别之后两天都见不着他。罗曼没好气的也挥了挥手,刚打算开车门,就被两声喇叭给止住了。

“你的车我先帮你保管吧,人家都来接你了。”达芬奇指向门外的白色轿车,示意罗曼快去。

罗曼恶狠狠地吐了口气,把车钥匙塞进兜里,出了大门窜上了白色轿车。

“还真是感谢达芬奇在那时候突然叫停,”梅林掌着方向盘,语气愉悦,“我还真怕你一生气冲我的脑袋来一枪。”

罗曼一听这话就来气:“原来你以为我说爱你是假的?”

“当然没有,这是出于对爱人的敬畏。”

“有时候我真想朝你脑袋上来一拳。”罗曼看梅林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愤愤地说。

“但你力气不大,并不能对我造成什么威胁,这一点昨天你不是领略到了吗,还是说你更想在床上体会一下E级与B级的差距?”梅林笑嘻嘻地接话,堵地罗曼一时无话可说

“……我说,油嘴滑舌难道是英国流氓的专利?”

“亲爱的罗马尼,你和我一样拥有一张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公民身份证,别说的你好像不是英国人一样。”梅林摆出一副令人作呕的教授模样,但那张帅气的脸又让人消气,帅哥总是这样,一张好看的脸能解决很多问题。

“在这之前我还有一张以色列的身份证,在我和你结婚以前它一直是证明我身份的最佳工具。”

听了这话,梅林猛地踩下了刹车。

“噢,老天!不要突然踩刹车!你是想杀了我吗?你是想杀了我吧!”罗曼的额头在和空调出风口亲密接触了以后,立刻坐了起来,揉着额头冲梅林大吼到。

“抱歉抱歉……你是不是该跟我说一说这个身份证的事?”

“以色列同性不能结婚,所以去办了移民手续。”

“你那个把你当做掌上明珠的老爸就放任你移民?”

“当然不是,”罗曼想起大卫死命抱着自己腰不让自己去移民手续办理中心的样子就难受,“差点和我爸打起来。”

罗马尼是真的爱我。梅林心满意足地想。

“要不是你,梅林,我现在就是不用做饭做家务,家业顺位继承的少爷了!”罗曼接着道,“那种好日子我干嘛不去过,非得跑到英国来和你这个人渣互相欺骗。”我的第一次婚姻啊,漫长又虚假。

梅林笑嘻嘻地听着罗曼的抱怨,知道他除了抱怨也不会再做别的。梅林把车停进车库,熄火前扳着罗曼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吻,罗曼趁机轻咬了一下梅林的下唇,用若有若无的声音低语:“混蛋梅林,我们俩互相欺骗了那么久,我他妈为什么还是会爱你。”

“那还真是抱歉啊罗马尼,这种操蛋的事情以后再也不会有了,我也爱你。”

虚假的婚姻啊,再漫长一些吧。

END.


感谢你看到这里,我是合瑾。这篇真的是水平低下,语言粗糙,临表涕零,不知所言。史密斯夫妇AU被我写成这样真的是很自责了,好像还有点头重脚轻?我流雷文,观众姥爷们别挂我呀(跪)

评论(1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