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瑾木条

☆我是合瑾
→fgo 过激咕哒男推
→漫威 蜘蛛侠女孩 EC
→DBH Connor吹 720000
→刀男 新选组推 鹤被推
→aph usk 红色组
→es 过激北p tsp 毛栗妈
☆Tom Holland.
☆流水账型写手,没事刻刻橡皮章
☆微博@Hidaka合瑾

【刀剑乱舞/つるんば】未完成作品合集

*一些乱七八糟的片段,基本上都是发过的
*有修改
*有性转
*cp:鹤丸国永x山姥切国广




1——
    山姥切国广蜷曲着身子,把被子往怀里掖了掖。

    在寒冷的冬夜里,窗户大打开着,风放肆地朝屋子里呼啦呼啦地吹——房内的温度好像比屋外更低,不知道是的确如此,还是山姥切心灰意冷的窝在被子里后产生的主观认知,总之就是冷极了。

    但他也不想去关上窗户,他恨不得那风再吹得猛烈一些,把自己吹感冒,如果是高烧更好;但又因为冷得刺骨的风让他的身子吃不消,于是又裹起了被子。

    幼稚极了。山姥切有这样的自觉,但他并不想做出什么举动来停止这一切,于是他只有十分矛盾的开着窗户任风肆掠房间里残余的温暖,再裹着被子给自己留下一点温度。他的心情也同他的举动一样矛盾。

    山姥切国广蜷曲着身子,把被子又往怀里掖了掖。

    可笑的矛盾。

    鹤丸国永回家以后被山姥切房间里的奇异惨状给吓了一大跳,慌忙去关上了窗户,再去查看山姥切的情况。

    他睡着了,但睡得很不安稳,眉头还紧紧地蹙着;还好他裹着被子,不然这会儿他早该成一座冰雕了。

    给他理好被子,再开了暖气后,鹤丸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我是不是该感谢你是个变温动物。

    鹤丸有点生气,却也有点想笑。他吻了吻山姥切的眉心——还是冰凉的,但他知道很快就能暖和回来了。

    那就等着他睡醒吧。鹤丸这样打算。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鹤丸会在山姥切睡着时偷偷亲吻他,他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会促使他这么做。








2——(性转)

「这可是建立在在利益之上的危险爱情。」

    “冷淡又有些自负”是鹤丸国永对那个金发碧眼女人的评价,但他知道她并不完全是这样的。她总是喜欢在正式场合穿白色的礼服,戴白色的头饰,头饰上的白纱、挂坠密密的垂在眼前,挡住了她柔媚的碧色眸子。

    随有些失礼,但鹤丸承认自己有过那样的想法——穿上婚纱的她一定会很动人。

    “山姥切小姐,”鹤丸向她了声招呼,“你今天很漂亮。”

    “多谢夸奖,你每次见到我都会这么说。”山姥切国广小幅度地撩起眼前的装饰品,碧色的眼睛在向他微笑,嘴角礼貌性的微微翘起,又很快恢复了正常。

    还是很冷淡。鹤丸暗暗想着。她永远露出一副与世无争的表情,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她为堀川家创下的业绩实实在在的证明了她不是个甘于平庸的人。

    “等你成为我妻子,我就不会说了。”鹤丸打趣到,“怕你到时候听烦了对我发脾气,我可不愿意惹我漂亮的妻子生气。”

    “可你这样说,你的未婚妻生气。”山姥切放下眼前的饰品。

    鹤丸自然的挽起她的手,向会场的出口走去。他闻她没有再吭声,便侧头问了句:“生气了?”

    只听得她动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没有呢。”

    脾气很好。鹤丸对她的评价又多了一条。

     只是不知道这样一个不简单的女人为什么要早早嫁给自己呢?像“以商业合作为目的的联姻”这类的说辞听上去是有理的,但稍稍一推敲便能找到漏洞。才华出众,年轻貌美,要谈婚论嫁暂时还有些早,又是堀川家的三小姐,更不用愁姑娘嫁不出去——显然是让她留在堀川家才是对堀川家更有利的。以及按着山姥切的性子,居然会心甘情愿的坦然嫁过来,这也是一个难以解释的地方。

    显然另有目的,但鹤丸还说不准她的目是什么。

    他又回头看了看她,她的眼眸藏在饰品下,看不清。








3——(性转)
    最后鹤丸还是没有动手,因为在找到山姥切的时候,凶手已经被山姥切的人绑起来了,山姥切正在盘算着怎么处理。

    “喂…我说你也太乱来了吧。”鹤丸简单的了解情况后向山姥切说到,“你该先告诉我才对。”

    “等你来了这人都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到时候有你好收拾的。”山姥切透过白纱头饰恶狠狠地瞥了鹤丸一眼,“我帮了这么大的忙……都不打算说句谢谢。”

    “我是为了你好,还埋怨我。”鹤丸被山姥切那在他鹤丸看来风情万种的一眼给逗笑了。

    山姥切看他笑吟吟的样子好像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里的人你随便差遣,你想管就管吧,我先走了。”话音一完便要转身离开。

     不过鹤丸没让她得逞。他伸手拦住她的腰身,将她死死地圈在自己怀里,不留挣扎的余地。“谢谢。”鹤丸埋在山姥切的耳边说。

    “…嗯。”她的回复小声得只有他能听见。







4——
    重案组“绑定”法医有三个,基本上是随叫随到的那种,但山姥切就不是很懂为什么鹤丸国永这个家伙的first call总是自己。

    像一期一振的first call总是药研藤四郎那样的,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两人是兄弟,搭档行动会比较默契,说话也比较方便,用不着在意那些微妙的检察官和法医之间的潜规则——如果检察官得罪了法医,那他办案效率怕是要大打折扣了。

    但他和鹤丸之间不沾亲不带故,硬要说的话就是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校这一点了…好吧关系在读书的那段时间里还挺不错的,只是后来两人考进了不同的大学,从事了不同的工作——比如说检察官和法医。

    虽然同在重案组工作,但山姥切认为读大学那几年他和鹤丸几乎断了联系,额,随然逢年过节还是要被父母兄弟逼着去见面,但除了那样的特殊日子,他们基本上无交流。就算当初关系好到了穿同一条裤子的程度,经过时间的消磨早该淡了。他还是蛮相信“岁月是把杀猪刀”这句话的。

    但鹤丸好像不这么觉得。

    一见如故这词形容鹤丸在重案组上任那天见到山姥切时表现当然不合适,两人本来就是故人,但感情程度上大概就是那样的。

    热情的拥抱和拼命的摇晃再加上鹤丸震耳欲聋的一声:“国广——!”让在场的人都有一种这是对失散多年的亲兄弟的认亲现场的错觉。只是被认的那方有点不太情愿就是了。

    从那之后重案组的常驻法医山姥切国广先生就变成了重案组检察官鹤丸国永先生的专用法医了。当有别的检察官需要请山姥切去他负责的命案现场调查时,他们一般会先向鹤丸请示,毕竟大忙人鹤丸的案子是组里最多的,山姥切基本上是跟着鹤丸走的。反正到后来几乎没人去请山姥切了。

    山姥切是个性格有些自卑的人,但因为他有着待人温柔、做事细心等他自己没有自觉的优点,所以朋友有很多,愿意帮他的人以及愿意找他帮忙的人也很多。

    山姥切姑且就把鹤丸划为了上面那一类人。

    他自己也不是很懂为什么鹤丸喜欢缠着自己。

    “鹤丸大概是很乐意找我来帮忙吧。”他这样告诉自己。


    作为鹤丸的first call,他居然拒绝了鹤丸的命案调查申请。

    “抱歉,”山姥切在电话那头说“我这边有事情,真的来不了,不过我可以帮你去找药研,他这两天是off。”

    有空找药研,没空来工作?鹤丸其实是不信的。

    “我和药研是同一个教授的学生,平时在学校里也在同一个医学实验室里工作,再加上都是重案组法医……”山姥切没好气的回复着鹤丸无声的抗议,“你爱信不信。”

    “不不不我信,我信,国广说什么我都信!”鹤丸赶忙说。

    “那你等一下吧,我去给药研说一声。”话音刚落,山姥切就急匆匆地挂掉了电话。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鹤丸在他负责的命案现场遇见了以“有重要事情不能耽误”为理由而拒绝了自己的山姥切。

    山姥切正在和威胁管理署的检察官说话,如果鹤丸没记错的话,山姥切明明告诉自己这个时间他没空的啊。不过现在看来到是真的没空,毕竟他丢下了工作搭档去帮别的科的检察官去了。

    鹤丸身边的药研感觉到他的气压一下子低了许多。不过对此事全过程都了然于心的药研不打算给鹤丸解释一下,反正就算解释了他也不会听。所以当鹤丸转过头看向药研的时候,药研一副看戏的表情。

    太过分了,“闺蜜”药研竟然与国广合起伙来背叛我。鹤丸感到委屈极了,大有几分被绿了的感觉。

    首先过来打招呼的,是山姥切身边的那个检察官。

    “嗨,鹤丸!好久不见!”

    “啊——加州啊,好久不见。”

    这位受害者在遇害之前多次受到跟踪、偷窥等骚扰,所以威胁管理署也要参与调查,在重案组开始调查前,威胁管理署已经勘察过一次现场了,但由于命案现场很诡异,有许多奇怪的地方,于是加州清光就把作为重案组法医的好友请来帮忙了。谁会想到重案组这边接案子的人会是鹤丸国永。加州清光要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会去找山姥切帮忙了。

    搞得我像是插足的第三者一样。清光腹诽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没啦XD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