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瑾木条

过激咕哒男推,漫威女孩,傻白甜文手。
很高兴您能光顾我的主页。

【ES/北夏北】相惜

*Happy Birthday Hokuto.
*北夏北友情向
*很短
*ooc

    冰鹰北斗在毕业以后依然会为自己举行生日聚会,当然,大多都不是自愿的。在梦之咲的时候,同班同学、Trickstar的队友还有演剧部的成员都会嚷嚷着“小北(北斗君)生日要请我们吃饭哦!”这样的话,北斗向来只是笑笑,然后带着一大帮人去餐厅包场子。

    毕业了以后也一样,队友们嘻嘻哈哈地搂着北斗的脖子、重复着年年会说的话,小杏会代表原来班里的同学把精心准备好的礼物送到北斗手上,日日树前辈也会准时飞回日本,带着友也来给北斗一个amazing。

    请帖自然每人都会发一张,但只来过一两次的,只有他了。

    逆先夏目。

    平时明明经常打照面,但在关键时刻却常常看不见他的踪影——好吧,冰鹰北斗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日是什么关键的时刻,但他不来参加,总还是会觉得有些别扭,那种感觉虽有些难以启齿,但北斗也承认——

    寂寞。

    北斗的朋友很多,陪他过生的也很多,当然他也不会说出“不差他一个”这种话,若是能坦然说出这样的话,他也就不会觉得寂寞了。

    因为逆先夏目的缺席而产生的寂寞感,有些独特。那不是简简单单的念想,但也不是什么深刻的眷念,那是正处在一个微妙层次的感情。

    被这样的感情催促着,自愿的、又好像是被一丝丝缠绵不断的期盼心情逼迫的,他拨通了夏目的电话。

    …

    “…抱歉啊实在是太忙了。”

    “没关系的。”

    “明年!我明年一定来!”

    “算了吧,你去年也是这么说的……忙完早点回家休息吧,他们刚刚散了,我差不多也要回去了。”

    “…嗯…”

    “挂了啊,再见。”

    “…等等!”

    “生日快乐。”

    北斗一愣,轻笑道:“谢谢。”他又想了想,道:“已经很晚了,你快点忙吧。”

    “大概还来得及,今天之内…”

    “什么?”

    北斗还没搞清楚夏目说的什么,对方就已经急匆匆的挂掉电话了。他也不想去追究夏目到底说了什么,连猜的心思都没有,毕竟这位魔法师常常会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

    天挺冷的,还是快点回家吧。

======

    北斗坐在自家的沙发上,如释重负似的躺靠在沙发垫上。虽然不讨厌声音杂多的地方,毕竟作为偶像这是不可能避免的,但也绝不喜欢,休息场所果然还是要安静点好。所以从家里独立以后一直是独居,这也给他了一个完全安静的休息空间。

    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他明确的感觉到自己的某一根神经正在叫嚣,和心里那种空荡荡的感觉迎合这。但北斗打算就这么暂时地放空自己,宁静地度过生日的最后十几分钟。

    可惜没能如愿。

    门铃突兀地响起,他赶忙从沙发上弹起,赶去开门。他隐隐地猜到了,这按响门铃的人是谁。

    “都说了让你早点回家休息。”

    果不其然,是逆先夏目。

    夏目很明显是跑着来的,有规律的一呼一吸,导致白雾腾起,而北斗自己的呼吸却不能让周围的空气呈现出这样的型态。

    北斗招呼他进屋,再给他倒上一杯热水。

    “呼——终于赶上啦!”逆先夏目理了理被风吹乱的留海,但却没注意到两旁的耳发。北斗下意识地伸手想去帮他理好,动作完成到一半又觉得这样做欠妥当,只好将手停在他的脸颊边比划了两下。

    逆先夏目看着北斗纠结的样子,突然有些想笑。于是他随着心意的指示,朝北斗露出了笑脸。

    看着夏目的笑脸,北斗突然感觉心里平静了很多。

    “你能来为我庆生…真的非常感谢。”

END.

———————
首先,祝我可爱的北北生日快乐!!!这是给北北过的第二个生日,有一种“啊儿子长大了啊”这样的感觉(bu)其实我明明是老婆粉(笑)
这篇是单纯的友谊向的北夏北,本来一直很想写一下他俩的相处模式,趁着这个机会就试了一下。
最后,感谢您看到这里,我是合瑾。
Happy Birthday My Dear Hokuto♡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