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つるんば】Bidirectional spying —Side Tsurumaru

Attention:
*性别操作__鹤丸国永♂  x  山姥切国广♀
*间谍paro
*对之前的一篇性转短打的剧情拓展,本篇码完后大概会有side国广
*像大纲一样的正文
*与前文无固定阅读顺序
*非常ooc

「这可是建立在在利益之上的危险爱情。」

__1__

    “冷淡又有些自负”是鹤丸国永对那个金发碧眼的女人的评价,但他知道她并不完全是这样的。她总是喜欢穿白色的礼服,戴白色的头饰,头饰上的白纱、挂坠密密的垂在眼前,挡住了她柔媚的碧色眸子。

    看不清她的眼神,所以就更想靠近她再看透她。

    “山姥切小姐,”鹤丸向她了声招呼,“你今天很漂亮。”

    “多谢夸奖,你每次见到我都会这么说。”山姥切国广小幅度地撩起眼前的装饰品,嘴角象征性的微微翘起,又很快恢复了正常。

    还是很冷淡。鹤丸暗暗想着。她永远露出一副与世无争的表情,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她为堀川家创下的业绩实实在在的证明了她不是个甘于平庸的人。

    “等你成为我妻子,我就不会说了。”鹤丸打趣到,“怕你听烦了对我发脾气,我可不愿意惹我漂亮的妻子生气。”

    “你这样说,会让你的未婚妻生气的。”山姥切放下眼前的饰品。

    鹤丸自然的挽起她的手,向会场人多的地方走去。他见她没有吭声,便侧头问了句:“生气了?”

    只听得她动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没有呢。”

    脾气很好。鹤丸对她的评价又多了一条。

     只是不知道这样一个不简单的女人为什么要早早嫁给自己呢?像“以商业合作为目的的联姻”这类的说辞听上去是有理的,但稍稍一推敲便能找到漏洞。才华出众,又是堀川家的三小姐,显然是山姥切留在堀川家才是对堀川家更有利的。以及按着山姥切的性子,居然会心甘情愿的坦然嫁过来,这也是一个难以解释的地方。

    显然另有目的,但鹤丸还说不准她的目是什么。

    他又回头看了看她,她的眼眸藏在饰品下,令人看不清。

——

    和山姥切国广结婚,鹤丸一点也不反对,甚至还有些乐意。这桩婚事是五条先生安排的,堀川家也欣然接受,所以进展得很快。鹤丸虽然生性跳脱,但他却很听父亲的话,为人处事也一直都是恰到好处。他看上去是个没心没肺、爱玩闹的家伙,其实任何事情都算得很精,家里的事务也打点得非常有条理。五条家的大权渐渐的在往他手中转移了。

    五条先生是考虑到鹤丸在完全接手五条家后需要一个既能帮他分忧,又能和他相守的人在他身边。所以说山姥切国广——一个对于鹤丸来说出色又门当户对的配偶,再加上私下两人也常常有来往,于是婚约就早早的定下了。

    作为密友的烛台切光忠对鹤丸爽快地答应了婚约这件事感到惊奇不已,他万万没想到鹤丸居然会认可这种被鹤丸自己称作“死板无新意”的包办婚姻,甚至还兴致勃勃的跟自己说:“国广不是你们长船家的表亲吗,那我们以后也算是亲戚了!”

    “大概是因为山姥切很有魅力吧…”

    “也可能是鹤丸真的有点喜欢山姥切。”

    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推测道。

——

    警铃拉响后全场的人都慌乱地朝出口拥去,只有鹤丸镇静地站在原地,从腰间取出了手枪。

    他逆着人群行走,细细地寻找着可疑的人。

    参加酒会的都是各方名流,黑白两道都有涉及,想要在这里杀个人,看上去很困难,实际上易如反掌。只要安排好了人际关系,再大的事对有的人来说也只是视而不见。再加上参会的人多又杂,没人愿意去管太多闲事,只要不和自己的利益扯上关系,就不会有人发声。

    出现这种情况,为难的只有东道主。

    虽然鹤丸遇见过不少这样的事情,但像这么大的酒会发生杀人事件倒是第一次。这可够鹤丸这个东道主忙一阵子了。

    根据眼线传回来的消息,是会场三楼的出事了——一个最近因贩卖军火而得罪了一些势力的军火商人被人盯上了。

    不过鹤丸赶到事发地时,只剩几个在处理残局的人在那里待着了。

    “少夫人带着人追去了。”下人见到鹤丸就立即汇报了情况。

    少夫人自然指的是山姥切国广,虽然他们暂时没有公开婚约,但五条家上下都是知道这事的。鹤丸一听说是山姥切追去了,心里便泛起了一丝焦急。他知道山姥切从小接受训练,身手不凡,但他绝对不会放心让她独自一人去行动。山姥切国广在鹤丸心中的位置在订下婚约后就正式的摆在了第一位。

    那个不走运的家伙死了就死了,可他的未婚妻可不能有半点闪失。

    最后鹤丸还是没有动手,因为在找到山姥切的时候,凶手已经被山姥切的人绑起来了,山姥切正在盘算着怎么处理。

    “喂…我说你也太乱来了吧。”鹤丸简单的了解情况后向山姥切说到,“你该先告诉我才对。”

    “等你来了这人都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到时候有你好收拾的。”山姥切透过白纱头饰瞥了鹤丸一眼,“…都不打算说句谢谢。”

    “我是为了你好,还埋怨我。”鹤丸被山姥切刚刚那风情万种的一眼给逗笑了。

    山姥切看他笑吟吟的样子好像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里的人你随便差遣,我先走了。”话音一完便要转身离开。

     不过鹤丸没让她得逞。他伸手拦住她的腰身,将她圈在自己怀里。“谢谢。”鹤丸埋在山姥切的耳边说。

    “…嗯。”她的回复小声得只有他能听见。

    她为什么要来帮我呢?因为所谓的婚姻关系?但这和她也没有太大关系吧,她还没有正式嫁给自己,再加上这仅仅只是被利益包裹的战术联姻,没有必要让她做出那么多事情。

    这个女人啊…

    鹤丸的眼神在那一瞬间变得有些凌厉。

——

    把资料交给她保管应该没问题吧。

    鹤丸看着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山姥切静静地想到。

    后天会有一场会议,从对方那里拿到资料后就要立即转移,因为保不准对方会突然改变主意。但那天可信赖的三个人都有事不能帮这个忙,目前来看,只有山姥切国广可以触及。

    那三个人可以以合作方的身份出席,但会场的座位对他们的行动是非常不利的,若是山姥切国广以鹤丸国永夫人的身份出席,那她可以在第一时间拿到资料,然后立刻转移。

    那么问题在于山姥切能不能被信任。

    “一直盯着我干嘛呢…?”山姥切蓦地打断了他的思绪。

    鹤丸一愣,“啊…抱歉抱歉,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__TBC.

评论(4)

热度(22)

©合瑾木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