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つるんば】SEARCH

*重案组检察官鹤丸国永 x 法医山姥切国广
*我流警察feel
*一个没写完的灵感
*ooc

    重案组直属法医有三个,随叫随到的那种,但山姥切就不是很懂为什么鹤丸国永这个家伙的first call总是自己。

    像一期一振的first call总是药研藤四郎那样的,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两人是兄弟,搭档行动会比较默契,说话也比较方便,用不着在意那些微妙的检察官和法医之间的潜规则——如果检察官得罪了法医,那他办案效率怕是要大打折扣了。

    但他和鹤丸之间不沾亲不带故,硬要说的话就是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校这一点了…好吧关系在读书的那段时间里还挺不错的,只是后来两人考进了不同的大学,从事了不同的工作——比如说检察官和法医。虽然同在重案组工作,但山姥切认为读大学那几年他和鹤丸几乎断了联系,就算当初关系好到了穿同一条裤子的程度,经过时间的消磨早该淡了。他还是蛮相信“岁月是把杀猪刀”这句话的。

    但鹤丸好像不这么觉得。

    一见如故这词形容鹤丸在重案组上任那天见到山姥切时表现当然不合适,两人本来就是故人,但感情程度上大概就是那样的。

    热情的拥抱和拼命的摇晃再加上鹤丸震耳欲聋的一声:“国广——!”给在场的人一种这是对失散多年的亲兄弟的认亲现场的错觉。只是被认的那方有点不太情愿就是了。

    从那之后重案组的直属法医山姥切国广先生就变成了重案组检察官鹤丸国永的专用法医了。当有别的检察官需要请山姥切去他负责的命案现场调查时,他们会先向鹤丸请示,毕竟大忙人鹤丸的案子是组里最多的,山姥切基本上是跟着鹤丸走的。反正到后来几乎没人去请山姥切了。

    山姥切是个性格相对自卑的的人,但因为他有着待人温柔、做事细心等他自己没有自觉的优点,所以朋友有很多,愿意帮他的人以及愿意找他帮忙的人也很多。

    山姥切姑且就把鹤丸划为了上面那一类人。

    鹤丸大概是很乐意找自己来帮忙吧。

    作为鹤丸的first call,他居然拒绝了鹤丸的命案调查申请。

    “抱歉,”山姥切在电话那头说“我这边有事情,真的来不了,不过我可以帮你去找药研,他今天是空着的。”

    有空找药研,没空来工作?鹤丸其实是不信的。

    “我和药研是同一个教授的学生,平时在学校里也在同一个医学实验室里工作,再加上都是重案组法医……”山姥切没好气的回复着鹤丸无声的抗议,“你爱信不信。”

    “不不不我信,我信,国广说什么我都信!”鹤丸赶忙说。

    “那你等一下吧,我去给药研说一声。”话音刚落,山姥切就急匆匆地挂掉了电话。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鹤丸在他负责的命案现场遇见了山姥切。

    山姥切正在和威胁管理署的检察官说话,如果鹤丸没记错的话,山姥切明明告诉自己这个时间他没空的啊。不过现在看来到是真的没空,毕竟他丢下了工作搭档去帮别的科的检察官去了。

    鹤丸身边的药研感觉到他的气压一下子低了许多。不过对此事全过程都了然于心的药研不打算给鹤丸解释一下,就算解释了他也不会听。所以当鹤丸转过头看向药研的时候,药研一副看戏的表情。

    太过分了,合起伙来背叛我。鹤丸感到委屈极了,大有几分被对象绿了的感觉。

    首先过来打招呼的,是山姥切身边的那个检察官。

    “嗨,鹤丸!好久不见!”

    “啊——加州啊,好久不见。”

    这位受害者在遇害之前多次受到跟踪、偷窥等骚扰,所以威胁管理署也要参与调查,在重案组开始调查前,威胁管理署已经勘察过一次现场了,但由于命案现场很诡异,有许多奇怪的地方,于是加州清光就把作为重案组法医的好友请来帮忙了。谁会想到重案组这边接案子的人会是鹤丸国永。加州清光要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会去找山姥切帮忙了。

    搞得我像是插足的第三者一样。清光腹诽着。

    因为都是熟人,交接相对顺利,立刻两边的警员便开始工作了。
   

_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的tbc._

评论

热度(36)

©合瑾木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