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ツキウタ。/新葵】属于他的选择

*私设世界观,平行时空有
*fate设定
*bug巨大
*非常ooc

To 布丁

    皋月葵带着支援部队赶到时,大火已经烧遍了基地。他的任务是救援,但很明显已经用不着他出马了——爆炸后里面的人无一幸存。
    队伍里的战士们看着一向乐观温和的皋月队长从双目无神到失声痛哭,却一点话也说不上。在不久前的那场战役中我方丧生的战士里,有和皋月葵搭档了五年、做了皋月葵二十三年发小的人——卯月新。
    卯月新是突击队队长,通过刚从总部传来的视频信息来看,是卯月新在和队伍里的成员达成共识后,一起炸毁了敌军的这所军事基地——当然,自己也被淹没在其中。这是最勇敢也是最正确的做法,至少是对这场战争来说;但对于皋月葵,这也是最让他难以接受的做法。在皋月葵看来,卯月新的命比自己的还重要,但他却在他之前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这还不如杀了皋月葵。
    不就之后,皋月葵也牺牲在了战场,十分壮烈。他在潜入地方资料库后,把资料传回了总部,返回途中被包围,为确保队员离开,皋月葵独自引诱开了敌军,并引燃了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
    “…新!”皋月葵猛的睁开眼睛,像受了极大的惊吓一般,大口大口地抽吸着空气。回过神时,身上不属于自己的外套已经滑落到了腿上。
    “又做噩梦了?”外套的主人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让您费心了,Master。”
    “你做噩梦时总是喊到我的名字,我不能不费心啊…”皋月葵的Master想了想说,“你不是说你唯主命是从吗,我让你叫我新你却总是叫我Master。”
    皋月葵一边挠头一边道歉,他说他会尽力改过来的。
    新点了点头,告诉皋月葵有什么烦恼都可以告诉他后,忙自己的事去了。
    等到新离开以后,皋月葵才反应过来——作为Servant的自己,竟然再一次在Master身边睡着了。本来该是自己无时不刻保护Master的。
    真是失职又失礼。
    皋月葵尴尬地想。

    皋月葵,在本次圣杯战争中以Saber的阶职被召唤到了现世,是来着另一个平行世界的英灵。
    卯月新,来自魔术师世家,看上去很懒散,但应该是深藏不露,原本是打算在本次圣杯战争中随便召唤一个英灵来划水的,然而欧洲人体质的他却召唤出了Saber,于是勉为其难的要认真参与这次圣杯战争。
    对于皋月葵来说,在来到现世,见到自己的Master的时候,是万分惊讶的。Master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嘴脸让他忍不住呼出了他记忆里的那个人的名字。“啊哈?原来英灵都能预知御主吗?”卯月新被刚召唤出的皋月葵叫了名字,自然也是惊讶的。
    之后卯月新简单的询问了皋月葵的身世,但皋月葵好像并不是太想说,所以他也不勉强,至少卯月新可以确认皋月葵不是现世已知的神话和历史里的人物。

    皋月葵是个让人省心的从者,卯月新从不需要出现在战场,只用在远处下达指令。在这次战争中的第四位从者殒命之前,卯月新连咒令都还没用过。唯一使用咒令的一次,是为了抵抗敌方那位从者放出宝具试图和皋月葵同归于尽,但皋月葵有一切攻击免疫的隐藏技能,需要消耗咒令。结果可想而知,对方从者的宝具放了个空,身形也随之化作灰烬,皋月葵倒是提着剑若无其事地从浓烟中走了出来。
    平日里相处起来温柔又体贴,战斗时却果断又毒辣,卯月新觉得自己被皋月葵身上的反差萌戳到了。
    要是圣杯战争结束了以后他还能留在现世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卯月新知道这样想有些自私,但他对皋月葵的的确确产生了超出主从关系的特殊感情,但从平时的一些对话来看,皋月葵是想要通过圣杯达成挽回某个重要的人的性命的目的,而自己…说实话,没什么愿望需要圣杯来实现,卯月新的原则是用自己的实力去实现愿望,那些不切实际的愿望卯月新想都没想过。圣杯对他来说意义不大,况且他也不需要挽回谁的性命。
    是时候和皋月葵好好谈谈了,关于圣杯的事。

    被严肃地质问起身世的皋月葵不自然的扯了扯衣角。
    “很重要吗?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皋月葵如以往一样不愿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你在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没有喊出我的名字,我就不会对这个问题纠缠这么久。”卯月新这一次没有一点让步的意思,他不但想知道皋月葵的身世,更想知道他要去挽回谁的性命,那人对他到底有多重要。
    两人在沉默中对峙,最后是皋月葵认了输。
    “我啊…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皋月葵回想着,“一个被魔法与战争淹没的世界。我曾是军队的指挥官,也会上战场,后来死于战争…”皋月葵的概括像白水一样,然而卯月新深深地知道,只有英雄才会被召唤,皋月葵所经历的远远不止他所说的那么简单。
    “那你想救谁呢?”
    “卯月新。”
    卯月新愣住了。
    “我是来自平行世界的英灵,我想救的人,就是平行世界的你…所以在见到你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的叫出你的名字…”
    “那个世界的我,有这么重要吗?”卯月新并没有想到那个自己使皋月葵产生如此厚重的希望。
    “新是我的全部…虽然这话听上去很别扭,但的确是事实…新是我的全世界,可是他…”渐渐的皋月葵的声音里染上了哭腔,卯月新猜得到,那个世界的自己早皋月葵一步长眠于战争。
    “葵…我在呢。”卯月新抱住他,轻拍着他的后背。
    我在这儿呢,就不要回你那个世界去了吧,你救了我,可你却走了,那和杀了我有什么区别呢?这个世界的我是这样认为的,我想那个世界的我,也一定是这样想的吧。所以啊…请留在我身边吧…
    卯月新咬了咬嘴唇,没有把话说出口。
    “你和他一模一样,”皋月葵说,“你们都很温柔,对我也很好…”
    既然一样,那就留在我身边吧。
    “因为我是卯月新,你是皋月葵啊。”不管是对哪一个卯月新来说,皋月葵都是最重要的人。“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圣杯,你可以留在现世吗?”
    “虽然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但我希望你能留下来。葵,我和那个世界的我一样需要你,你对卯月新来说,是无可替代的。”
    皋月葵听着卯月新的话没有吭声。
    “那个卯月新未免也心大了,竟然扔下你。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去拯救了那个卯月新,会不会改变你那个世界的历史呢?或许在那场战争中因为你们的牺牲而取得了胜利,你却想要避免那个该牺牲的人的牺牲,原本的战争格局不就被改变了吗?那个卯月新他做出决定牺牲自己的性命,就是想取得那场战争的胜利,你这样做不就是辜负了他的牺牲吗?”
    卯月新情绪有些异常的激动,皋月葵猜测大概是因为他是卯月新吧。他们如自己所说的,一模一样。
    “还有…既然是平行世界,你那个世界里有卯月新,我这个世界里也原本应该有皋月葵才对。而在你被我召唤来之前,却从来没有过这个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就应该是这世界的皋月葵。
    卯月新没有把话说完,但皋月葵也完全明白了。
    有点动摇了呢…
    皋月葵伏在御主的怀里,一边偷偷地抹着眼泪,一边权衡着到底是用圣杯实现拯救那个卯月新的愿望,还是留在这个卯月新身边的愿望。

END.

———————————————
感谢你看到这里,我是合瑾。
对不住了布丁桑,bug非常多,剧情也很狗血,没头没脑的,标准雷文,拜托各位看完了的老爷不要挂我(猛跪)

评论

热度(18)

©合瑾木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