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绪杏】偷偷的喜欢

*兔王国paro,与月歌兔王国无关,仅是借用设定
*music:梶裕贵 — 僕が名前を呼ぶ日
*画风清奇,ooc

To  @醉融光

    黑兔王国来了个混血,好像是黑兔这边的贵族和邻国白兔王国的贵族联姻后生下来的孩子。
    据说是小时候在白兔王国随母亲那边的家人生活,成年后就要到黑兔王国来和父母一起生活,还要担起作为贵族后裔的责任。
    性别为雌性。
    以上信息皆是由在情报部门工作的游木真提供给衣更真绪的。
    真绪倒是对这个身份显赫的大人物不感兴趣,只是作为准皇家外交官他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些消息。他也不是刻意去打听的,只是在某次和密友们聚会结束后,和顺路的真聊天聊到的。
    “在不久之后的宴会上就可以见到她了。”真告诉真绪,“你作为外交官应该有和她接触的机会。”
    “我还不是正式外交官啦——”
    “很快就会是了嘛,我都拿到下一批皇家外交官名单了,某人可是首席之一哦。”
    这个事情真绪自己也是清楚的,听游木真这么说道,他就更放心了,毕竟游木真被称为黑兔王国的情报枢纽站。
    “终于要从实习外交官毕业啦——”真绪欢呼道。
    “到了那天要记得请我们吃饭哦!”真也替他高兴。
    “诶,那两个家伙还要我请吗?”真绪笑到,他指的是贵族的北斗和商人世家的昴流。
    “当然啦!”  “我怎么请得起啦——”
    两个少年嬉笑着走进了王城。

    正式成为皇家外交官的那天,真绪应邀参加了皇室的庆祝会。
    外交官是要臣,待遇是等同于贵族的,昴流在庆祝会上雀跃着对他说:“真绪从此之后就可以在王城里正大光明的和小北勾肩搭背了!”真绪以为北斗会好好说教一番昴流,结果北斗反而笑出了声。
    勾肩搭背可不是什么褒义词。真绪虽是这样回复,但自己也笑出了声。
    当四人正为真绪开心时,一个打扮朴素但却让人感觉到华丽的女孩子小心翼翼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抱歉打扰了…冰鹰阁下…日日树阁下托我告诉您,希望您能去他那里一趟,宣传部门那边好像出了点问题…”
    “没问题,麻烦您来传话了,我这就过去。”北斗向真绪他们打了声招呼,“那晚上见。”然后匆匆离开了。
    少女在向三人行礼后也离开了。
    她绝不是普通侍女,从服饰上看,应该是贵族才对,可就算是重臣日日树前辈,也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来使唤一个贵族少女给自己传话才对。
    “这次宴会只有受邀请的人才能参加,托人带话的话大概也只能找贵族帮忙,”昴流这样解释道,“而且那个女孩子兔耳的颜色和我们的有点不一样哦!”
    的确,真绪也注意到了,她的兔耳并不是纯黑色的,而是墨灰色的那种。
    等等,不会她就是…
    “她就是那个混血贵族。”游木真前先一步说了出来。
    看样子一点也没有贵族的老爷架子,要不是她的气质,真绪可能早把她当成侍女了。
    真是一个奇妙的女孩子。

    听说那个混血少女要来外交部工作,她要接替之前一位专门负责白兔王国外交工作的的老前辈的,这意味着往后天天都可以见到她。
    想到这里,有种不知名的兴奋冲上了真绪心头,然后表现在了真绪的脸上。
     “诶——真君怎么突然脸红了——是不是背着我和哪个女孩子谈恋爱啦?”坐在真绪对面的凛月慵懒地趴在桌子上,目睹了真绪从十分钟前开始面无表情的发呆到刚才突然脸红的全过程。
    太过分了,真君谈恋爱了都不告诉我。凛月撒娇似的摇着椅子,椅子的扶手把桌沿撞得砰砰响。有了喜欢的姑娘就忘了我这个陪了你十多年的竹马!真君好绝情!
    面对凛月的看起很不满、实际上只是想调侃自己的抗议,真绪的脸反而更红了。
    “才没有谈恋爱!”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一句话。
    “原来是单恋啊,我有点同情你了,真君。”
     “小凛的嘴巴为什么还是这么毒啊——”不明所以地脸红这一点,差点让真绪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恋爱了。
     怎么回事,感觉好糟糕。

     刚刚完成今天的最后一项工作的真绪放下了笔伸了个懒腰。把桌子上的文件整理好后就可以下班回家了,真绪满意的看着桌上的文件,自豪感油然而生。外交官不外出工作不代表没有工作,他们一样有许多事要做,并且接触的多为国家机密。对于真绪来说,这份工作紧张而又愉快。
    正在心满意足地收东西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奇怪,这个时候还有谁回来找自己?首席外交官之一的真绪几乎是每天整个外交部最晚下班的一个。
    “请进。”
    “衣更大人您好,我是来接手白兔王国部分外交工作的杏子。”
    是那个被凛月疑为自己的单恋对象的混血女孩,原来叫杏子。在这之前他一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当他也没去打听,并不是他不想知道,而是他怕一打听别人就会揶揄自己是不是喜欢那姑娘。
    虽然后来被凛月说“真君怎么这么傻呢,打听一个你不认识的女孩的名字怎么会被说喜欢人家呢…果然是做贼心虚吧!”
    “杏子大人,请坐。”
    “不用了,还是叫我小杏吧。我是来向您报到的,按照规矩,我在入职前要向每一位首席外交官报到。”杏子的声音很温和,说气话来也很和气,特别是在听到她说“还是叫我小杏吧”的时候让人感觉轻飘飘的。当然,这只是衣更真绪的感觉——不只是听她说话,就连看到她都会觉得感觉轻飘飘的。
    “…辛苦你了。”这是从那次宴会见到她以来,第一次和她对话,很异常的是,作为语言能力超强的外交官,居然在对话时心跳加速、语无伦次。
    “相比起我,衣更大人您更辛苦。”杏子好像看出了他的异常,但也没戳穿他,温柔地接上了他的话。
    这种善解人意的女孩简直就是女神。
    真绪望了望她柔软的墨灰色耳朵,又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凛月按照惯例跑到了真绪家里过夜,因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所以真绪家的衣柜里一定有凛月的衣服。凛月一直以来都把真绪当自己家,就连真绪家的钥匙他都有一把。
    凛月敲门没人应,但真绪家里的灯却是开着的。
    真君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凛月立即找出钥匙开门,十分慌张的冲了进去,还大喊着:“真君——”
    然后真绪像大梦初醒似的冲着他眨了眨眼睛道:“小凛来啦,怎么不敲门?”
    我就要把你家门敲烂了你说我不敲门?不过凛月转念想起了中午找他报到的那个新人,听说下午是真绪把她送回家的。不管真绪再怎么温柔,他也绝不是第一次见面就会主动送别人回家的人。
    再想想真绪最近一闲下来就魂不守舍的样子。
    果然是偷偷的喜欢上那个女孩子了嘛。
    凛月眼睛微眯,扬起了下巴,两只长耳嘚瑟地摇晃着。他凑到真绪身边象征性地嗅了嗅,便立马皱着眉头捂着闭嘴后退了两三步。
    “诶,我才洗了操啊。”
    “可还是一股怪味。”
    “有吗?”真绪左看看又看看一副全然不觉的样子。
    凛月看他有些发蒙,得意地笑了出来。
    “恋爱的酸臭味。”

    很快就是七夕节了,王城里的店铺都是张灯结彩的,热闹极了。
    “你们说,我是买什么好呢?手链还项链?”真绪在经过王城里最大的一家首饰店的时候向同伴们问到。
    “真绪你…送谁?”昴流听到真绪的提问后眼睛都亮了。
    “我们认识吗?”还有起哄的真。
    “不…没谁…说着玩的。”真绪想到自己和杏子也没有熟到在七夕节送礼物的程度,就朝昴流和真摆了摆手。
    两只兔子听真绪这么说,立即就像泄了起的皮球,一边嘟囔着“什么嘛”一边摇摇晃晃的耷拉着耳朵走开了,但在看到最近心开张的糖果屋时,很快又恢复了活力。
    北斗看了看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的两位,然后拍了拍真绪的肩道:“那些东西可都是立场为男朋友的人才会送的。”
   真绪涨红了脸,回头看着北斗。北斗指了指刚刚经过的那家首饰店,满眼都是笑意。“祝福你。”他说。
    “北斗居然也跟着他们闹!”
    可是柜台上的那条项链真的很适合她。真绪暗暗想到。

    最后真绪还是绕回来买了那条项链。可是买了以后新的烦恼又出现了——送项链是不是太俗气了。
    “真君买都买了就不要犹豫啦!”来自凛月。
    “诶——果然是送给女孩子吗!”来自昴流。
    “在一起了以后要告诉我们哦!”来自真。
    “希望你在送出去以后就有这个立场了。”来自北斗。
    像是被催婚了一样,但感觉到还不错。
    真绪笑着对他们说:“好的!”

    “身边朋友都有安排了,就剩我一个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呢…?”
    “好、好的!没问题!”
    杏子答应得很快,同时还伴着烂漫的笑容。
    心跳快得不像话。
    果然我好喜欢她。

    两人像散步一样,从工作的地方一直走到了王城的商业街。这是真绪连做梦都没梦到过的事。
    杏子在他面前跳着,闹着,说着,笑着;发现新奇的东西时她会拉着他的袖口加快步伐向目标行去,耳朵一摆一摆地;距离被拉远时她会蹦哒着向真绪招手,同时呼道:“真绪君,这里!”
    私下的杏子一点也不像贵族,更像是个普通的女孩。这样的她在真绪眼里显得更加可爱。
    在一端行程结束后,两人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
    点完单后,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好像要聊的话题都在来的路上聊完了,这会儿一时想不起要说什么。
    对了,先把礼物送给她吧。
    他从包里小心地拿出了包装好的小礼盒,下定了决心,鼓足了勇气。
    “请收下这个!”可说出这话的不止真绪一人。
    “给、给我的吗?”真绪愣住了,一时不知所措。
    杏子的别过头,脸都要烧起来了。
    原来这就是恋爱,怎么办,开心得要哭出来了。
    “是、是的…”杏子手中是一顶小礼帽,刚好可以戴在两只耳朵之间,“我觉得你戴上它的样子一定很帅气,所以就买下来想送给你…”
    “真的非常感谢!”真绪打开自己礼物的礼盒,“朋友说项链很多都是男朋友立场的人才会送的…虽然有些冒犯…但还是想送给…”
     没等他把话说完,杏子就红着脸接过了真绪手上的东西,并把小礼帽扣在了真绪脑袋上。

    “好啦,你已经有这个立场啦!”

END.

————————————————————
感谢你看到这里,我是合瑾。
这篇真的非常ooc了很抱歉!求各位老爷不要挂我(猛虎落地跪)
点文我是越写越放飞自我收不住了。以及本篇的兔王国paro简直就是摆设。真的很抱歉(土下座)

评论(4)

热度(69)

©合瑾木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