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つるんば 】情、谊

*偶像 鹤丸 x 偶像 山姥切
*从情同手足的两位偶像到一起出柜的两位偶像
*ooc

To  @春

   
    鹤丸见山姥切的房门是半掩着的,于是就毫无顾虑地推开了门,再熟练地挪开规规整整摆在床沿的被子,一屁股坐在了山姥切的床上。
    山姥切也丝毫不在意,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而且本来这就是习以为常的事。
    山姥切初一时,鹤丸以初二学长的身份,第一次出现在他的生活中。然后因为所谓的缘分,高中与大学他们都是同校生。大二时,山姥切家里的两位哥哥,一个要到外地读书,一个要搬去和青梅竹马住,哥哥们想到山姥切一个人没有伴,就打算帮他找个室友——鹤丸正巧也从家里独立出来了,两人多年来关系甚好,便住到了一起。就这么,一直到了两人做了偶像出了道,并且人气越来越高。没人不知道这两人关系亲得像兄弟一样,甚至公司还有过两人出组合的提议。后来因为两人风格大不相同等等的原因而落空了。
    鹤丸自认足够了解山姥切,虽然他眼前这个人私下很腼腆,但在他看来山姥切却是身边最好懂的人。
    鹤丸来找山姥切是有事要向他问清楚。
    “如果你拒绝,小光就会去帮你回绝剧组。”鹤丸开口就是句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
    “拒绝……什么?”山姥切放下了手中的剧本。
    鹤丸眼睛微眯,看清楚了剧本的名字。
    “看来你都拿到剧本了啊。”鹤丸有点生气。山姥切向来对于应付生气的人,特别是生气的鹤丸,特别苦手。虽然鹤丸几乎没有朝山姥切发过气,但这种微妙的情绪让山姥切感到很难处理。
    “是的,我打算演……”
    “真的要演吗,这是耽美剧。”鹤丸不等山姥切把话说完,就急切地开口了。
    “可是我还……挺中意这个剧情的……”
    好糟糕,明明他的语气越来越没底气,但氛围却很粉红。这是山姥切真的很中意一样东西时才会有的表现。这样的山姥切很可爱是没错,但他中意的东西就让鹤丸有些烦恼了。
    出演耽美剧,无异于给自己贴上“同性恋者”的标签,不管你是否是同性恋,在这方面都会饱受非议,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同性恋,特别是一些狂热的思想又很禁锢的粉丝,更受不了这一点。
    鹤丸希望山姥切能三思而后行。
    山姥切却执意要演。
    鹤丸从山姥切桌上拿过剧本翻看了一下,好像有些明白山姥切的心情了。
    偶像山姥切国广是一个开朗阳光的人,还被誉为“王子”,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性格正好与在舞台上、镜头前所表现的相反。
    剧中的山姥切所要饰演的角色和生活中的他很像。
    “各个方面都很像吧。”山姥切的语气有些怪异,却也说不上哪里怪了。
    这是山姥切自己的选择,鹤丸意识到自己不能左右山姥切,便说了些鼓励的话。不管之后发生了什么,作为陪伴了他多年的朋友的鹤丸都会支持他的。
    各方面都很像。山姥切听着鹤丸的话,自嘲的笑了笑。

    剧组为了吸引粉丝,可谓是留足了悬念。直到山姥切去片场正式对戏以前,都还不知道自己所演的角色的另一半是谁。官方发布的首次预告也只拍摄了山姥切一人。
    山姥切看着摆在对戏用的练习室里的摄像机,猜到了大概。可能是打算把自己和即将出现的第二位男主角在片场碰面的景象录下来,做第二次预告的材料或正剧的花絮。
    啊啊,麻烦。这种时候还要演出平时在聚光灯下的开朗。
     山姥切漫无目的的翻看着已经背得滚瓜烂熟的剧本,等待着第二位男主角的登场。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练习室的门被推开,“第二位男主角”笑盈盈的向导演打了声招呼。
    对山姥切来说,这位男主角的声音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他惊慌的沿声看去,巧的是,这位男主角也在看他。
    “哟,国广!吓到你了吗?”
    “国、国永?!”

    其实在山姥切拿到剧本没几天后,鹤丸就收到了通知。他之所以去找山姥切问剧本的事情,就是想看山姥切要如何决定。如果山姥切执意要出演,自己也就去接下这个角色;如果山姥切不愿意出演,自己也会拒绝。
    出演耽美剧从某些角度上来讲,也有炒作的作用,但鹤丸在意的不是人气,在意的是山姥切的决择。让山姥切和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男人演这种本身就很有争议的电视剧,鹤丸觉得有些别扭。他不愿意看到这一幕。
    鹤丸也就心一横,接了这个工作。

    后脑勺的丝丝疼痛和背部的冰凉使山姥切不由得轻轻颤抖,但一切都比不上眼前的大危机。
    鹤丸的额头已经触到了山姥切的额头,他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金色眸子里的笑意可不像是在演戏。就在鼻尖快相触时,导演的声音传来。
    “Cut!山姥切你的表情太僵硬了,要自然一点!”导演大声呼到,“休息半小时再继续,等会儿这段重来,山姥切、鹤丸你们准备一下。”
    被我搞砸了吗……?山姥切懊恼地把戏服外套的兜帽戴在了脑袋上。鹤丸看着山姥切的动作,也没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他跟自己走。
    鹤丸带着山姥切到了片场里人比较少的角落,把刚才烛台切地给鹤丸的两瓶水递了一瓶给山姥切。
    烛台切是我们的经纪人又不是我们的保姆。山姥切虽是接过了水,嘴上却是这么说的。
    小光听到了一定很开心吧。鹤丸还是像往常一样笑盈盈地回复到。
    山姥切扭开了瓶盖,抿了一小口水,没有吭声。鹤丸收起了笑容,关切地问山姥切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所以不在状态。
    山姥切摇了摇头。只是感觉有点累。他小声地说。
    鹤丸听了这话,二话不说就把山姥切拦进自己怀里,把他的脑袋轻按在自己肩头。那就趁这半个小时靠着我好好休息吧。他说。
    小时候山姥切也有被鹤丸这么抱着过,这都是很早以前的事了。他很怀念这感觉,所以情不自禁的在他怀里蹭了蹭。蓦的,他突然感到很慌张。他发现自己和自己所饰演的角色越来越像了。

    因为长时间的拍摄使两位主演筋疲力竭,在晚上的杀青宴结束后,两人立刻回到了住处。
    本来鹤丸的酒量较大,再加上也没喝几杯酒,所以鹤丸感到一切正常。不过山姥切有些微醺。
    本打算把山姥切带回他自己房间,但一进家门山姥切就甩开了鹤丸冲回房间,并把门锁上了。鹤丸轻敲了几下房门,想确定他的情况是否还好。但没有得到回复。
    算了。鹤丸道了声晚安便回房休息了。

    等确认鹤丸离开后,山姥切松了口气,接着,眼泪从眼眶溢了出来。
    剧中的男主角是个胆小的人,他喜欢一个男人,却因为何种原因不敢向对方袒露情感。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是他认为自己喜欢的对象一直把自己当朋友,他害怕表白以后那个人会对自己产生偏见,对他的感情感到恶心,然后疏远他、离开他,最后消失在他的生活中。
    与其说是山姥切在这个角色身上找到了共鸣,不如说是山姥切内心的真实写照。他和这个角色不是相像,而是一模一样。
    他非常非常喜欢鹤丸。
    山姥切心乱如麻,脑袋里划过一幅幅不久前在拍摄时因为剧情需要而和鹤丸做出的暧昧的动作。但那终究只是演戏,自己在鹤丸眼里只是朋友,再说好听一点就叫挚友。对鹤丸来说,这只是友谊罢了。
    看上去山姥切是微醺,其实他并不能招架住酒劲。酒精好像麻痹了他的泪腺,促使泪水一个劲的往外涌。
    哭了一小阵子,山姥切感到心里舒服很多。看来忧愁是会随着眼泪流走的,尽管山姥切不愿意掉眼泪。哭泣什么的太懦弱了,特别是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偷偷哭泣,这样的自己绝对不能让鹤丸看到了。
    山姥切随意地抹了把眼泪,昏昏沉沉地开门准备去喝点水,很不巧的撞上了他现在最不想也最不敢见到的人。
    “怎么哭了?”鹤丸难得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糟糕,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山姥切摇晃着身子艰难地移动着,他打算绕开鹤丸,却被鹤丸拦住了。
    鹤丸细细的用手梳理着山姥切凌乱的刘海,他并不期望山姥切能立刻给他答复,他只希望此时的山姥切能感觉好一些。看起来山姥切现在应该很难受。
    太过分了,鹤丸,干嘛对我这么好。
    山姥切放弃了抵抗,自暴自弃地扑进了鹤丸的怀里。
    他喃呢道:
    『就当是醉酒者的特权吧,请让我在你怀里多任性一下。』

    嗅到鹤丸的味道的山姥切立刻恢复了意识。窗外透过窗帘缝隙打进来的光有点刺眼,但这使山姥切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是白天了。他摸索着找到了手机,按下旁测的按键后,屏幕显示出了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了。他回头看了看躺在自己床上睡得正香的鹤丸,大概猜到了昨天晚上的事。自己多半是仗着酒劲耍脾气,缠着鹤丸闹到很晚才睡吧。
    不该喝酒的。
    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了。不过这一晚上自己都是枕在鹤丸臂弯里的,心疼他,但也有点开心。
    山姥切盯着鹤丸发了一小阵子呆,接着鹤丸醒了。
    “啊……国广……”鹤丸坐起身活动了一下被山姥切枕了一晚上的手臂。山姥切羞愧的别过了头。
    看到山姥切的小动作的鹤丸不由得笑了出来,他招呼那个脸红得要滴出血的人坐到自己身旁。
    “你还记得昨天晚上你说的话吗?”鹤丸问。
    “我……说了什么?”昨晚上的事山姥切还真记不得什么了,只知道自己在他面前哭得像个在游乐场走丢的孩子一样,无助又可怜。
    “你想听?”鹤丸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山姥切点了点头。
    “你说你喜欢我。”
    完了,要失去理智了。山姥切大脑一片空白。
    山姥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思绪却杂乱无章,精神状态极差的他颤抖地说:“你呢,你是怎么想的呢。像我这种奇怪的朋友……”
    说着眼泪好像又控制不住了。
    鹤丸轻轻牵过山姥切的手,把他拉到了自己怀里,用双唇堵住了还要说出些没头没脑的话的那张嘴。
    鹤丸小声地对山姥切说:
    “这可不是友谊。”

END.

————————————————————
感谢你看到这里,我是合瑾。这篇写得放飞自我请不要挂我【猛跪】
说好的娱乐圈好像跑偏了。
很喜欢つるんば却没有写出他们的好,非常惭愧。
当然,我也希望这篇文章能搏您一笑。

评论(9)

热度(75)

©合瑾木条 / Powered by LOFTER